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国际新闻

台北故宫四展来袭:宋人花鸟画的极致

2019-01-17 23:13注册送彩金的游戏平台编辑:admin人气:


上海博物馆董其昌大展、辽宁博物馆王羲之欧阳询书法大咖展、东京国立博物馆颜真卿大展......燃爆2018年尾。

台北故宫博物院作为重量级文博机构,也不甘寂寞,先是大方借出馆藏“天下行草第二”的颜真卿真迹《祭姪文稿》给日本,而后另辟蹊径,在顶级大展林立的空档中,推出以花鸟为主题的小清新大展览,黄筌、崔白等花鸟画高手均列为其中,为冬季的台北带来一丝春天的气息。

台北故宫2019年四个新展海报

这其实也是台北故宫博物院在跨年之际献给书画爱好者的新年礼物,推出包括来禽图——翎毛与花果的和谐奏鸣在内,笔墨见真章—历代书法选萃、看画.读画—历代名迹选萃、受赠名品展—广东绘画选萃等四个展览,囊括宋、元、明、清至近代,形式与题材迥异,均于2019年1月1日开幕。

来禽图——翎毛与花果的和谐奏鸣展海报

其中,最令人关注的展览莫过于“来禽图——翎毛与花果的和谐奏鸣展”,据官方公布的展件清单,展出31件,作品时代从宋至近代,其中宋人的花鸟写生册页和手卷就有二十多件,包括黄筌、黄居寀父子、徐崇嗣、崔白、崔悫、惠崇、李安忠、李迪、马麟、以及日本明治时期的“花蹊女史”迹见泷等。

古代画家习惯将禽鸟称为“翎毛”,其实早在上世纪台北故宫就曾经举办过三场重量级的翎毛花卉大展,并且台北故宫此类题材的馆藏丰富,有超过两千件以上的以翎毛为描绘对象的古画。

即将开幕的来禽图——翎毛与花果的和谐奏鸣展无疑将再次掀起对于花鸟画这一传统题材的讨论热度。

展览精品集合一览

宋人花鸟画更是其中最耀眼的组成部分。我们常常会听到一种说法,认为中国画没有写实传统,所以不如西画,但以宋徽宗为代表的宋代画院第一个“不服”,宋画的写实水平非常高。有学者认为“宋画”的写实精神与宋代儒家“理学”发达,强调“格物致知”有关。

所以首先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展览还会搭配禽鸟的写真照片一并陈列,观众可以透过绘画与照片的详细比对,具体理解历代画家对于禽鸟生态缜密的观察力,以及当想要突破形似局限时,如何借助笔墨与万物对话,来抒发内心情感的创作力。

“黄家富贵,徐熙野逸”奠定后世花鸟画之格局

一般画史公认“花鸟画”作为独立画科的出现是在唐代以后,在画史中有记载的花鸟画家就有80余人。在翎毛画方面,薛稷为画鹤名手,边鸾擅长鸟雀,冯绍正画鹰、鸡等甚为精妙。然而遗憾的是这些名家的作品都没有遗留下来。所谓旧题唐某某之作,也多是后人的摹本。

黄筌《苹婆山鸟》台北故宫收藏

五代至北宋初期出现的“黄家富贵,徐熙野逸”两种风格流派,已能通过不同的选材和手法,分别表达不同的志趣。

黄筌,为后蜀宫廷画家,以设色富丽的鸟虫见长;徐熙,乃南唐士夫画家,曾退隐山林,以水墨渲淡的花竹擅名(落墨法)。“黄家富贵”一直代表宫廷最高统治者和达官贵人们的审美观念,成为院体花鸟画的典范;

而“徐熙野逸”则首开水墨淡彩和水墨写意花鸟画的先河,代表着在野文人和士大夫的审美情趣,成为民间“士夫画”和“文人画”的先驱。徐氏的笔墨技巧,对于后世影响很大,乃至于影响到明清时期的水墨写意花鸟画。遗憾的是他的真迹现在已经很难看到了。此后各个朝代的花鸟画都是在这两大流派的基础上不断地演进、变化。由此可以说,徐、黄两大流派揭开了中国花鸟画创作的新纪元。

黄筌《苹婆山鸟》台北故宫收藏

这件黄筌《苹婆山鸟》为早期花鸟画中的经典之作,想见它一面,实属不易,上次露面是2010年《文艺绍兴‧南宋特展》。有意思的是,北京故宫收藏的南宋高宗朝画院待诏林椿《果熟来禽图》与此图酷似,反映宋代画院经常出现“一稿多本”的现象。

南宋 林椿《果熟来禽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 纵26.9cm,横27.2cm

署款“林椿” 有“宋荦审定”藏印一方 清宫旧藏

关于此画名称的由来,据说是因为它的果实(即苹果)味道甘醇、甜美,因此常常能吸引许多鸟禽来此聚集的缘故。至于画名以“苹婆”(即柰,又名凤眼珠)相称,应是古人误题了,两者事实上并不相同。画家选取果木的一枝写秋景:寂静的山林木叶泛黄,沉甸甸的果实早已熟透却无人采摘,任由虫儿噬蚀。一只小鸟蓦然飞上枝头,打破了空间的宁静。忽而,它转颈回眸,振翅欲飞,在这收获的季节里,它是否被画面外更为诱人的景色所吸引呢?

黃筌 嘉穗珍禽 25.5x26.5 绢本设色

事实上,黄筌入宋仅六年即去世,徐熙在南唐覆亡前已逝,所以严格说来,“徐黄异体”应是五代之事,而真正的两家之争,当落在他们的子孙身上。

黄居寀PK徐崇嗣,究竟谁更胜一筹呢?

宋 黄居寀 竹石锦鸠图 绢本设色 23.6×45.7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黄居寀是花鸟画名家黄筌的小儿子,继承了父亲富贵艳丽的画风,深得北宋宫廷喜爱,对宋代院体画有极大影响,长时间内成为画院花鸟画创作的标准,《宣和画谱》著录作品共332件。此图画写秋天栎树凋零,几只鸠雀或停栖在枝头,或在山石、水旁觅食啄饮。画面淡雅空潆。山石略加勾点,以皴笔擦出。竹丛栎叶皆以勾填法绘出。几只鸠鸟姿态各异,刻画细致,质感丰厚,此画显示了黄氏风格。

宋 徐崇嗣 枇杷綬帶册页 台北故宫收藏

与“黄家富贵”不同的是“徐熙野逸”,徐熙的后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是很不得志的。徐崇嗣生卒年不详,沈括、苏辙说他是徐熙之子,有说法称他是徐熙之孙,工于写生、擅画花木、蔬果、草虫、禽鱼,初承家学,因与当时画院的风尚、程式不合、遂改效黄筌、黄居寀父子画法,后来自创新体,舍弃墨笔勾勒而直接用色彩晕染,称“没骨图”,亦谓“没骨法”。在纨扇形的画面上,一只头呈蓝黑色、身躯雪白的绶带,停歇于结满枇杷果实的枝梢,转头回望,与作抛物线下垂的尾羽,形成了绝妙的S形曲线。枇杷果、枝叶与鸟羽,俱采勾勒填彩的画法,虽极工致写实,但与没骨法无关,据此研判,画者应另有其人。

有趣的是,北宋花鸟画的创作和评价存在着一个矛盾现象:画院所画多遵循黄筌父子的体制,沿着“富贵”一路创作,而善作评论的文人,则多叹赏徐熙“野逸”的风格,甚至连宗室中擅画者也如此,他们所作多有意追求这种情调。这样一来, 出身较为低贱,被称作“众工”的画院画师们的作品,与出身贵族或地位甚高的文人的欣赏趣味,竟然发生了有趣的“错位”。

宋人 桑枝黄鸟

本幅收在《韫真集庆》册中,画一只站立桑树枝头的黄鹂,仰头衔住桑椹果实,神态怡然自得。无论树或禽,敷色皆极细腻,线条则随着物象而变化,未有定法,感觉格外生动自然,堪称典型的宋代写生佳作。画幅无作者款印,但枝干的用笔,与宋徽宗《蜡梅山禽》及《五色鹦鹉》均颇似。鸟的画法则近似宋人《梅竹聚禽》,而《梅竹聚禽》即是宣和时期的院画,加以本幅亦钤有“宣和”印,故推断应属同一时期的作品。

宋 王定国 雪景寒禽 册页

明 孙龙 写生 册 十二开(部分册页)

《石渠宝笈三编》著录(延春阁)

清 朱耷 枯木寒雀 册页

清代:陈套流俗的画作固然不少,但有创造性的作品也常常出现。

清代前期推行文化专制政策,造成了艺术创作上的沉滞局面。反映在花鸟画上,则是因循守旧的摹古思潮泛滥。然而仍有不少画家敢于张扬个性,以心性革新笔墨,推动花鸟画向新的境界发展,正如张庚在《国朝画征录》中所言:“花鸟有三派:一为勾染,一为没骨,一为写意。”简而言之,是为工笔花鸟和写意花鸟,承袭徐崇嗣之法和黄筌体制,且在内容、题材、技法上均达到了新的高度。尤以写意花鸟画取得的成就最为突出,比如朱耷笔下“白眼向人的鸟儿”、变恽寿平纤丽之风的蒋廷锡。

清 蒋廷锡 杨梅练雀 轴

而来自欧洲的西洋画家则将西画技法融入中国传统工笔花鸟画创作之中,创出了别样面貌,比如中西结合的郎世宁 。

清 郎世宁 花阴双鹤 台北故宫收藏

此外,本次展览中还特别展出了被称为“东洋才女”的江户后期女画家、书法家迹见泷的一套花鸟册页,其号为“花磎”,迹见为姓氏,名泷,意为瀑布。迹见泷自小聪慧,三岁的时候就已经不合同龄小朋友为伍,反而是自己拿笔画画,后被师傅认为必将称为彼时著名的书画家。果不其然,成年后的迹见泷来到东京,开设专门教授人绘画的学校,备受追捧。

迹见泷在绘画方面尤其擅长四季花卉花鸟,本次展览出的正是其得意之作《花蹊女史册页》,令人大饱眼福。

《腊梅山雀、天竺橿鸟》 迹见泷 明治四年(1871)

清 花蹊女史册页 (部分)

注:文章图片来自台北故宫博物院官网

(来源:http://wclhtzj.cn

上一篇:股市分享:2018年终投资总结!

下一篇:没有了



  • 本网所有作品均来自互联网共享,转载请必须注明出处,注册送彩金的游戏平台所有。
  • 如涉及侵权内容、版权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返回首页